星期二, 9月 27, 2005

恩庇侍從理論(Patron-Client Theory)

一、恩庇侍從理論(Patron-Client Theory)
恩庇侍從理論(Patron-Client Theory)可說是國家機關和公民社會互動的模式之一。這裡所指出的國家機關即”State”這一字,係指一個具有強制性,能夠持續運作的政治組織,其行政人員能夠成功地持續主張他們是正當地以壟斷武力作為執行命令的後盾,所以是包含有命令、行政人員、合法武力後盾等特性的組織(Weber,1978)。陳明通指出,國家機關若是欲組織民間利益、動員或控制市民社會,其模式大致上有四種:多元主義(pluralism)、統合主義(corporatism)、依持主義(clientelism)及民粹主義(populism)。其中所提到的依持主義(clientelism)指的就是以「恩庇-侍從」二元垂直的聯盟關係,來完成對政治社會體系的動員與控制,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具體表現即為派系政治。
「恩庇-侍從」是一種「垂直互惠結構」,低階的恩庇者被整合在更高階的恩庇主之下,而此一結構是經由非正式的人際關係(interpersonal)或特殊主義式(particularistic)所連結(陳世倫,2001)。其通常存在於不對等的權力與地位的行動者之間,其中「恩庇者(patrons)」具有較高的權力地位,而「侍從者(clients)」則透過對恩庇者的效忠與服從來換取生活所需資源,雖然侍從者是較弱勢的一方,但其亦擁有恩庇者所缺乏或極需的資源,如此二者之間的交換關係才有可能建立,才能在政治經濟領域中相互依存。
二、台灣派系政治
政治學者吳乃德曾進一步從動員能力、統治精英所受到非統治精英的壓力及中介精英的存在等三個面向,來比較多元主義、統合主義、依持主義及民粹主義這四種動員與控制模式,認為依持主義(clientelism)的動員模式對威權統治精英最為有利,其動員能力既強,所受到的壓力又小。台灣早期在國民黨的統治之下,係屬於威權統治的型態,故其與地方派系的結盟關係採取「恩庇-侍從」的結盟關係為其最有利之模式。尤其在解嚴之前,國民黨一黨權威統治之下,恩庇侍從理論的觀點足以詮釋其與地方派系互動之模式。
國民黨政府係屬外來政權,難以深入統治台灣,所以必須扶植本土精英為其爭取政治支持,以強化統治的正當性(林佳龍,民78)。施行地方自治與選舉即在建立本土精英正式分享政治權力的制度性設計(趙永茂,民86),國民黨透過提名派系人士參選來匯集選票,而地方派系則透過結盟可以獲得地方政治權利與「區域性聯合獨占經濟」(如:政府特許的區域獨占經濟活動、省營行庫的特權貸款、省政府及各地方政府的公共部門採購以及地方政府公權力所換取的經濟利益),地方派系就是依侍經濟特權所得利益來維持派系的運作及競選經費。也就是說,國民黨透過地方派系為中介者,依靠「恩庇者(patron)」與「侍從者
(client)」之間的利益交換作為結盟基礎(陳明通、朱雲漢,民81)。
解嚴前的國民黨之所以能夠控制地方派系使其不致坐大,除了「恩庇-侍從」式的結盟基礎之外,還刻意控制派系的政治與經濟活動空間,將其侷限在縣市以下之區域,並且扶植雙派系以收權力平衡之?。但是,國民黨透過侍從主義與地方派系的結盟,卻使得地方政治長期受派系之壟斷而造成腐化,黨中央雖思以「派系替代」政策來打破派系輪政的傳統,但是黨外的興起加上地方派系的反制,使其完全失敗。政黨輪替後,黨外勢力逐漸茁壯,國民黨也就越來越依賴地方派系維繫其政權;但是一方面國民黨的提名已不再是當選的保證,另一方面對於攫取特殊利益上國民黨已不再扮演權威性的支配角色,故國民黨和地方派系的垂直式恩庇侍從結盟關係已生變,部分地方派系開始出現與民進黨結盟或是逐漸向黑道及財團靠攏,國民黨和地方派系的關係也漸轉為近似水平的二元結盟關係。
國民黨和地方派系早期的恩庇侍從關係乃是在外來政權為強化正當統治性之下必須採取之手段,但是派系一旦獲取壟斷資源,便易造就地方上政治經濟的腐化,恩庇侍從式的結盟僅適合於早期國民黨到台灣欲控制穩定政經局面時採取,但其隨著結盟時間的加長,腐化亦生。此外,隨著台灣民主化程度的加深以及選舉方式的改變,漸走向兩黨政治,也使得國民黨這恩庇者的權力地位受到挑戰,地方派系這侍從者也不得不尋求另一結盟途徑以求派系得已運作生存,未來隱約可見的是地方派系將會加強與財團或黑道結合,甚至尋求與民進黨結盟,往政治功利主義方向發展,而派系之間自利的結合,亦會促使派系衝突分裂,使其由原來的雙派系走向多派系的制衡方向。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 Home